第一百一十一章 郡守府仨祖宗

河北快三规律-5分彩规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噬心魔种 第一百一十一章 郡守府仨祖宗
(河北快三规律-5分彩规律 cdhl-art.com)    花公子大手一挥,准备打发走这群不懂事的卫兵。不过显然,花公子高估了他们的理解能力了。花公子的这个动作,他们是完全看不懂啊。

    此时,花公子有种一下子面对十多个吴争的感觉。这时他再去看吴争,却发现其正在自己的后面耀武扬威。所谓的狐假虎威,还真让他一个人表演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花公子您心情再去管吴争和这群卫兵,他现在只想快点找到那个他嘴上的古叔叔,新来的郡守。只要找到郡守,花公子就有信心摆平这件事。

    落尘也从楼上跳下来,不过却不似吴争一般丢人。相反,身姿却是极为的优雅,颇有种仙子下凡的感觉。周围围观的群众,都是发出了惊呼声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对于花公子来说,却又像是一件头疼之事。他花公子跳楼下来是为了赶时间顺便耍帅潇洒,然而没成想却被吴争和落尘给学会了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要亲身实践,一个接一个的跳下来,简直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花公子想骂娘,果然跟着自己学不到什么好,这北凉恶少的名号还真不是白给的。现在花公子都有些鄙视那些年的自己了,干得都是什么事啊!也不知道当年有没有人学习自己,估计又是一波跳楼风吧。

    花公子带头,领着吴争与落尘两人就大步开往郡守府。也不用管他那新郡守古叔叔有没有回到郡守府,反正他们去那里准没错。郡守府就相当于是郡守的家,去他家里堵人总不会有错吧。

    花公子来了这郡守府也有几次了,早已是轻车熟路,绝对再不可能发生像跟着落尘一起迷路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三人不到一个时辰,就轻松的进入了郡守府的大院之中。此时郡守府中还没有动静,显然是没有人,新郡守还没有回来。花公子也不着急,跟着吴争和落尘随意溜达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眼看就要完全黑了。而这时,郡守府的大门发出了厚重的开启声音。花公子心神一动,知道新郡守回来了。

    三人立刻在房间内坐好,翘着二郎腿等着人进来。花公子已经开始想象他那古叔叔看到他们那精彩的表情了,会不会直接哭出来呢?花公子很是期待。

    古忠正缓步走进屋来,在马上颠簸了一整天,又提心吊胆的躲避了花公子一天,早已经是身心俱疲了。现在一回来,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。至于什么洗漱啊,吃饭啊,都到明天早上再说吧。

    古忠正一边往里走,一边锤着自己的老腰。人老了,竟然开始腰疼了。尤其是这种大冷天,可要保护好自己的腰啊。此时郡守都已经打算,每天喝一杯枸杞泡的茶了。

    就在郡守准备去休息之时,却发现房间内竟然有三个人。这下,古忠正的心咯噔了一下。他心说,这三人不会是刺客要来取他的性命吧。

    于是乎,郡守的腿就开始打哆嗦了。他可是一个文官啊,哪里经得住这打打杀杀的。更何况,他都一把年纪了,打也打不过啊。

    都说见到歹徒,就要把眼睛闭上。如果他们是盗

    取钱财,那就不会取人性命。古忠正也不知道对不对,也就跟着做了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之后,那古忠正还瑟瑟发抖的开口道:“我什么都没看见,三位要想取钱我给你们便是。”

    花公子一听,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。不过他没有笑,不代表吴争不笑。吴争听完可是感觉好笑的很,差点就笑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笑声,在花公子几人的耳朵中听起来再正常不过。但是在古忠正听来却如同地狱之音,难道说这仨人不是为了钱?

    古忠正脑门上的汗珠犹如下雨般的落下,牙齿开始不停的碰撞,发出清脆而持续的撞击声。他磕磕巴巴的说道:“你们该,该不会是来索命的吧。”

    花公子想要吓唬一下,于是就说道:“就是来取你的命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口,古忠正直接坐倒在地上,双腿顿时感觉脱力了一般。不过下一秒,古忠正就感觉出不对劲。刚才因为光线太暗的缘故,没看清楚那三个人的长相。不过此时他一听,怎么感觉这声音如此的熟悉呢。

    古忠正的耳朵虽然不灵光,但是对这个声音却是再熟悉不过了。这个声音好像是,北凉恶少。古忠正想到这,立刻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果然啊,他一睁眼就看到了笑眯眯的花公子。那一刻,古忠正的老脸顿时一红,差点直接混过去。此时他是哭笑不得啊,脸全都已经丢光了。

    北凉恶少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,连他这个一口一口叫的古叔叔也坑啊。虽然之前也没少坑过,不过却也没有一天坑两回的先例啊。

    花公子忙将古忠正扶起来,一口一个古叔叔的叫着:“古叔叔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古忠正一听古叔叔这三个字,就忍不住打颤,真的对这三个字产生阴影了。现在古忠正想的就是,他花公子才是叔叔,花叔叔。它也就配做一个侄子而已,至少花公子不会残忍到连侄子都坑吧。

    站起来之后的古忠正,仿佛经历了从天堂掉落地狱一般。还不如直接被歹徒给杀死呢,至少还能给他留一点面子。真的是交友不慎,认识了花公子他爹啊。小时候,就应该好好的教训教训花公子,省的长大了为祸人间。

    花公子还是一脸的坏笑,他这个古叔叔还是像以前一样,傻乎乎的。虽然不会打架,但是明事理,写的一手好文章。最重要的是,小时候很疼花公子,所以花公子才会一见到就如此亲近。

    当然了,花公子所谓亲近的定义,跟古忠正所想的,就有些大相径庭了。在花公子的认识里,亲近也就是跟坑差不多了。我坑你,那是因为我跟你关系好。就像他跟吴争一样,一直坑吴争是因为他跟吴争关系好啊!

    古忠正被花公子搀扶到椅子上,本以为白天能够躲过一劫,没想到却被人家给堵门口了。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,被花公子给缠上了。不对,应该是他老爹造了什么孽,生了这么一个败家儿子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古忠正,肯定要跟他爹念叨念叨。他管不了,他爹应该管的了吧。而实际

    上,花公子他爹也头疼,他作为一个父亲也管不了啊。如果管的了,他那能把儿子给惯成这样。

    花公子对于他父亲的话,也是属于不屑一顾的那种。通常都是表面一套,背地里一套,也就是所说的阴奉阳违。对于花公子的这种表现,他爹也是无能为力,只能任由他自主发育了。

    花公子假装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古叔叔好啊。”

    古忠正本来还在喘气,听到这一句,差点背过气去。古叔叔,他可担待不起。有这么一个侄子,估计祖坟都冒黑烟了。

    古忠正没好脸色,今天过的绝对是他这几年来最痛苦的一天。他斜着眼看花公子,脑袋里却在想着如何将这个祖宗给打发走。而且看样子,他们这次还是有备而来。花公子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,还带了两个帮手。

    此时,古忠正才开始认真的打量起了花公子旁边的这两个人。一个从始至终就呵呵傻笑,还有一个却始终面无表情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在古忠正的认识里,花公子的朋友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善类。估计也跟花公子差不多,是两个无恶不作的败家子吧。

    花公子知道古忠正的心情肯定不好,于是又叫了一声:“古叔叔,让我们三个在府上住几天呗。”花公子说完,还卖萌似的给古忠正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古忠正听完此话,又是吓了一跳,差点直接暴走。住几天?这是安的什么居心啊!不行,绝对不能同意。如果说让这三个小子住进来,那他的郡守府估计就要被拆了。

    然而花公子好像知道了古忠正的心事一般,没待其说话,就抢先说道:“谢谢古叔叔。”说罢,也不给古忠正说话的机会,直接转身就离开了。接着,吴争与落尘也赶快跟上。

    古忠正还想出口制止,不过显然为时已晚,三人已经一溜烟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古忠正的嘴角抽了抽,他这个做叔叔的,真的要哭了。等哪天见到他爹,就说要绝交了,这朋友已经没法做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花公子三人就住进了郡守府。那一夜,月光很皎洁,照射到地面的白雪上反射着银白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吴争睡的很香,又流了一嘴的口水。花公子的担心也算是暂时放下了,对付他的古叔叔他还是有些手段的。至于落尘,这货睡的更早,天刚黑就躺下了。

    只有古忠正一个人,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他脑子里无时无刻都在想着,怎么才能把这三个祖宗给打发走。如果每天都这样,那自己估计会疯癫的。

    那一夜,古忠正久久没有入睡,以至于第二天早上,直接挂了一个黑眼圈出门。

    河北快三规律-5分彩规律 cdhl-art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噬心魔种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噬心魔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噬心魔种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