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人间妖船

河北快三规律-5分彩规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山海求真 第七章 人间妖船
(河北快三规律-5分彩规律 cdhl-art.com)    云江历十二年三月二十六日,距离正一道的公审大会还有六天,风祥云已经备好了行李,准备这几日就和认识的人拜别。

    “小绿儿,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风祥云向房门口招手,进来的是个青涩的小姑娘,比他还小两岁,房门的一半高,端着一盘糕点,连走带小跑。

    按理说作为云江王府的子嗣,会有一个熟透的侍女照料,洗漱,用膳,甚至还能提前体验一场特殊的成年礼,不过风祥云不经事的时候骗了这丫头一个果子,结果被她暴揍,这事被管家知道了,风祥云不忍玩伴受罚,就点名要她做贴身侍女。

    年少不懂事啊!

    风祥云脑海里闪过红颜泪一书的描述,再看看面前的小丫头,不由叹气,知识存在于理论却无法实践,这使他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林绿儿被他看得发毛,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风祥云从桌上拿起一叠纸放在林绿儿身前,温声道:“我把你的奴籍从侯管家那里要来了,你自己留着,以后是留在王府做事还是回家都随你心意。”

    林绿儿没有接,急忙忙地问道:“公子你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风祥云指了指凳子上的包裹,叹息道:“我另有机遇拜入了云海宗,此去山高路远,不比以往在白鹤观修行,不能再带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性子又韧,我平日里不在意这些,倒也罢了,但以后换了侍奉的人,你怕是要吃不少苦头。”

    风祥云说着掏出一张银票连带着奴籍一并递在她手上,“最近的传言你应该也听到了,云江城成了正一道和云海宗角力的战场,我看早晚王府也要卷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倒是个好主意,只是你也要留神,你父母他们能卖你一次,就能卖你第二次,一百两看着多,不经用的,万事护住自己便好。”

    我能做的也只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风祥云心里想着,林绿儿只是嘤嘤的哭,他没再打扰,猛灌了一口茶水,吃了几块豆糕,有些苦味。

    然后他径直离开了王府,向城郊奔去,即使是这种时刻,每日的行功也不能停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平码头。

    一座笔直的木廊直铺入湖,借着无际的湖水,隔绝了岸边喧闹的气氛,显得格外肃穆。一行人分列左右,大多身着素灰服饰,唯有队首一人是蓝色,袖口的云纹尤为显眼,在木廊上默然静候。

    他惬意的站在木廊的尽头,他虽然也是如旁人一样站着,姿势并无不同,却让人觉得这样比睡着还要舒适,仿佛旭日东升西落,水流由高向低,天地间就当有此人,就当如此站着。

    “苏哥!”

    风祥云向为首者打着招呼,这人名叫苏陌,三年前来到王府,受到云江王青眼相看,从二级丁做起,连番提拔,已是蓝衣执事,代掌河运管事。

    王府对下人有严格的分划,最普通的丁分三级,做那些杂事累活的为一级,打理草木之类的为二级,像林绿儿这样的贴身侍女是三级丁,王府也会提拔一些能干的三级丁外放打理王府的产业,这便算是执事,像苏陌这样代掌河运管事的,俨然走到了王府的高层,就是云江城里的那些个将军,按规定也是和他位于同级,只是司职不同。

    苏陌闻声回头,露出温和的笑容,朗声笑道:“恒逸你来了,小舟已经备好,还有一笼湖风夜雨的鱼饼。”

    风祥云近乎每日都去云泽泛舟,已成常例,他抱怨道:“苏哥,你知道的,我叫风祥云,别叫那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苏陌眼带着笑意,面上却装出一副苦巴巴的样子,“那可不成,你敢和王爷对着干,我们不敢,要不喊你二公子?”

    “苏哥你别装了,都已经笑出来了!”

    风祥云没好气的应了句,摆摆手,“算了,随你们怎么叫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风祥云忽觉一股嫉恨恶意像蚊子般萦绕在周围,吵得心烦,他顺着恶意看去,是灰衣执事中的一员,瘦瘦高高的,皮肤偏白,双目狭长,这人他也认识,是管事侯满的儿子,叫做侯三行,以前在校场见过,没想到也来河运这边做事了。

    “苏哥,看来你这边也不安稳啊。”风祥云嘴唇撇向人群。

    苏陌还是那副微笑,“我被连番提用本就招人嫉妒,下面人就算不说,心里有根刺也正常,更不用说代掌河运管事,这一下子堵住了他们的路,怕不是都在心里咒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祥云。”

    方才他还说不敢提这个名字,以免触了云江王的霉头,但转眼就抛于脑后,苏陌就是这样的人,他从不会因为别人的权势而改变自己的道理,在他看来,一个人有权更改自己的名字而无需给出因由,或许这就是他们能成为朋友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苏哥,我这几天离开云江了,向你告个别。”

    风祥云走上前,和苏陌并肩站着,目光看向波光微澜的云泽,湖风徐徐吹拂。

    “说的这么郑重,看来你要去的地方很远了。”苏陌偏过头,一只手搂着他的肩膀,“去天武宗修行?”

    “是云海宗,不知道何日才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风祥云的目光放的很远,越过湖面,借着晨光,像一只鸥鸟般飞向天与地的交线。

    苏陌怔了片刻,突然笑出声,“世事难料,也许下次见面用不了多久,不过既然你要离开,我就借花献佛,送你一份饯别礼吧!”

    风祥云疑惑间,湖上传来了动静。

    一条船向驶来。

    船帆上写着四个大字‘四海商行’,船头被削去了一层,半截龙首摇摇欲坠,本是金色的镀层染了灰色的斑块,截面坑坑洼洼的,露出了铁木的青灰色。

    快到岸,商船明显提速几分,就像一只欲重振雄风的老狗,可惜垂垂暮矣,硬气不了,说不出的滑稽。

    船身伸出的木梯上施施然走出两人,一个是发须皆白,顶心一圈光秃透亮的老者,一个膀大腰圆,面色黝黑的大汉,后面跟着几个虾头虾尾,在浮梯上摇头晃脑的兵卒,还伴随着黑面大汉的怒斥声:“怎么修行的,又晕船又晕地的,都小心着点,掉下去可就要淹死了。”

    风祥云嗅了嗅,冲进鼻子里的是一股子腥味,都是海妖。他不由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人妖势不两立!别看三大宗门打得你来我往,但在这点上早已达成共识,可这艘妖船竟然堂而皇之出现在眼前,是有什么阴谋吗?河北快三规律-5分彩规律 cdhl-art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山海求真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山海求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山海求真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