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走向大牢

河北快三规律-5分彩规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走向大牢
(河北快三规律-5分彩规律 cdhl-art.com)    这充满着诡异气氛的地方,本来就够阴森可怖的了,突地坟头处又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来。

    刘知远霎时汗毛倒竖,一屁股跌坐地上,惊悸的瞪大两眼瞅着那坟头。

    一声断喝:“你是人还是鬼,快快的现身!"心里通通的跳动着,手伸向了腰中的铜剑。

    “你才不是人呢,忍心撇下师父,拍拍屁股就走人……!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,垂眉老者从坟墓的后头转了出来,刘知远按住胸口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嗔怪道:“老丈,你想吓死人吗?!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!”垂眉老者叹了一口气,感叹道:“真是人死如猛虎,虎死如绵羊啊!”

    刘知远仔细一品他的话,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,究竟怕什么呢?人不都会有这么一天吗!

    “小子哎,真的要走吗?!”垂眉老者感伤的道。

    刘知远抬头望去,见垂眉老者一下子好像苍老了许多!知道他是来跟他心爱的翠儿,来说说话来的,心里不免很不是滋味!

    他紧紧的盯着这已到暮年的老人,孤苦伶仃,但为了自己的前程,自己必须得走,他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垂眉老者见了,知道再也挽留不了,便关切的道:“你准备投奔哪里?”

    刘知远沉吟了片刻,犹豫不决的道:“我现下还拿不定主意,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……!"

    “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,投奔晋阳去!”垂眉老者紧盯着他道。

    刘知远叹了一口气,“我是怕他们不要我,不是说他们招收士卒很严格的吗?!”

    “你?!”垂眉老者不满的瞪了他一眼,“这究竟是理由吗?我知道你小子在心里琢磨着,他们不是什么正规的朝廷的军队,将来怕混不出什么出身来,故意拿这些话来搪塞我,就凭你现在的功力,普通的人还有比得过你的吗?!”

    刘知远见他说到自己心里了,赶忙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小子哎,听老夫一句话,别耽搁了,速速的投奔晋阳去吧!”垂眉老者语重心长的道。

    垂眉老者的话坚定了刘知远的信念,他又重新跪好,对着师父的坟墓,郑重其事的磕了三个头,随后立起身来,翻身上马,一抱拳,“老丈,后会有期!”打马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当他一路打听,风尘仆仆的赶到晋阳城的时候,已是黄昏,如血的残阳照射在高大的城墙和城门上,一片金光耀眼。

    “下来,说你呢,往哪瞅……?!”随着一声呼喝,两杆长矛架在他的脖子上,刘知远一愣, 心道,这是怎么了,自己犯了那条王法了?

    “快下来!”两个城门丁又对着痴愣中的刘知远一阵吆喝,刘知始看清这是到了城门口了,必须下马接受检查,刘知远在乡下待惯了,哪懂得这些。

    慌忙的跳下马来,“两位官爷,有什么吩咐……?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瘦高个子的城门丁瞥了他一眼,见他一副土里土气的样子,没好气的道:“例行检查,你从哪来啊?”

    刘知远新奇的上下不住的打量着对方,想看看这当上了兵究竟是个什么样,说不好将来还是肩并肩的弟兄呢?!

    “兄弟,我是乡下来的!”刘知远心里一阵兴奋,向前靠了靠。

    这家伙被刘知远的一双眼睛,给瞅的心里有点发毛,随之用手向他胸口推了一把,“你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刘知远没加防备被推了一个趔趄,当下一愣,兄弟,这是怎么说……?!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那家伙将长矛横在他与刘知远二人中间,你别直往身前靠,这还不知你是什么人呢?什么兄弟兄弟的,靠后站好了!“

    刘知远见他这样,翻了翻白眼,心道你不就是个守城门的吗,就这么牛,这弄好了说不上将来就是我的活了,等着瞧!

    ”哪里来的?”那另外一个站在一旁未开口的胖墩墩的家伙,不耐烦的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官爷我刚刚说完,乡下来的!”刘知远见他们不够友好,便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瞅你那德性,不是乡下来的,还能是哪来的!我是问乡下什么地方?”前面瘦高个的家伙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刘知远这个气啊,你这他妈的不是侮辱人吗?!什么叫不是乡下来的,还是哪来的,我就那么土吗?!用手抹了一把脸,“扒村!”

    “哦,要到哪里去啊?”瘦子紧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到这里去,晋阳!”

    “去……,嗳,不不,到这里干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从军!”刘知远挺了挺胸道

    “嗯?”瘦子赶忙上下对他一阵打量,随之指着他的后背,“包袱里背着什么东西呀?打开看看!”

    刘知远无奈的将包袱打开,一时金光耀眼,只见那金盔金甲在夕阳的映照下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二人一见之下,眼睛中闪烁出惊奇和贪婪的光芒,一阵眩晕后,立即清醒过来,随即瞪大了眼睛,紧盯着刘知远,“哪来的?!”

    刘知远一愣,“自己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一个乡下人,竟有这个……?!”二人如临大敌般的将枪架在了他的脖子上,那个瘦子瞪大着眼睛道,“拿着东西跟我们走一趟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刘知远大惑不解的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近日有不少的大梁的密探混入城内打探消息,对我晋阳城极为不利,谁知你是不是他们的探子哎?!没功夫跟你啰嗦,快快的跟我们走吧你!“

    刘知远这个气啊,这叫什么事呀?自己怎么就成了密探了,自己不俗气的很像乡下人吗?!

    然而无论是哪个朝代,私藏盔甲都是重罪,藏有盔甲就意味着谋反,根本不需要解释,也没人听你解释。

    然而,刘志远对这些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啊?因何在此吵闹?!”此时一个满脸横肉,凶神恶煞,军官打扮模样的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城门丁回身见是今天带班的城门校尉李大通李大人,一边向这边走来,一边询问道。

    瘦高个子赶忙请功似的抢着道:“大人,我们拦截了一个私藏盔甲,图谋造反之人!

    “也可能是那大梁朝派来的探子……!”胖墩墩的家伙不满话让瘦高个子的家伙抢着说了,紧忙跟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?!”那李大通阴毒的三角眼一瞪,“竟有这等事?!”走上前去,上下打量了刘知远半天,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金盔金甲,舌尖舔了舔嘴唇,使劲咽了一口吐沫,眼睛一亮,“你究竟意欲何为……?!”

    刘知远依旧满不在乎的道,“我想来从军!”

    那李大通一愣,紧跟着道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,这有什么可撒谎的?!”刘知远“嘿嘿”的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是大梁的人?兄弟别再装了,私藏盔甲是死罪啊!还是实话实说的好,免得受那皮肉之苦!"李大通满脸狐疑的望着刘知远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?!"刘知远时下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,奶奶的,怎么还有皮肉之苦?还他娘的是死罪?他吃的苦太多了,死了倒不怕,一想到接下来弄不好还有皮肉之苦,他就有些不寒而栗!

    赶忙点头哈腰的道,“哎呀,我说官爷呀,你老就高抬贵手,放过我这一码吧,这金盔金甲不是我的,是我在将军庙里偷来的!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讲出了实情,总比给自己安上个什么私藏盔甲谋乱造反的罪名强。

    李大通闻听一愣,眼睛紧盯着那金盔金甲,随之眼珠滴溜溜的一转,“偷来的?!好了,这偷盗也是犯法的,不用多废话了,你们俩赶紧给他押入大牢,等候处置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听到没有,走吧!”瘦高个和胖墩墩的家伙,赶紧架着他,向城门里走去。刘知远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会是这样进得晋阳城的。奶奶的,这叫什么事啊?!

    “慢的!”那身后的李大通一声呼喝,将几人定在原地,刘知远心头一亮,是不是他的主意有什么改变?!

    三人同时回身,李大通“嘿嘿”一笑,把手伸了过来,刘知远一愣,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刘知远手中的金盔金甲夺了过去,“先把你的赃物留下来,我要仔细调查调查!”李大通的眼中,明显的流露出贪婪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还有那马……!”瘦高个家伙嘻嘻一笑,心知肚明,赶忙讨好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?!”李大通打眼一望,一阵惊喜,“这马也一定是偷来的!”

    他走上前去拍了拍马身,“啧啧”称赞道:“真是一匹好马呀!”那手竟触碰到挂在马鞍上的银枪和铜剑,“哦?!”当下抿嘴一乐,“好了,现在可以把他押走了!”

    刘知远心底这个气啊,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啊!什么晋军如何如何的好,这都是传说,其实质还不是一个样!

    两个城门丁手扯着刘知远的脖领,向城门里走 被刘子远一下子推搡开。两个人一惊,“怎么回事,你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刘知远此时已是火冒三丈,“我怎么回事?我没怎么回事!我自己会走,也跑不了,你们也用不着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“呵,你还来劲了?你现在属于重犯,真的跑了,我们哥俩脑袋可就得搬家了!”二人一阵虚张声势的道。

    刘知远这个气啊,自己满腔热血前来投军,本想有所作为,可没等怎么地,先坐上大牢了?这他妈的什么事啊?!

    在二人的推推搡搡中,进了城门,天色昏暗了下来,城里已是万家灯火。各家各户的窗户里,传出阵阵欢声笑语,和飘散出饭菜的香气。刘知远沮丧极了,自己偏偏在走向监狱大牢的路上……河北快三规律-5分彩规律 cdhl-art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残阳如血剑气如霜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残阳如血剑气如霜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